首页 | 火车 | 高铁 | 汽车 | 公交 | 自驾 | 里程 | 景点 | 旅游攻略 | 问路 |       作文 | 散文 | 范文 | 句子 |
  • 火车
  • 高铁
  • 汽车
  • 公交
  • 自驾
  • 里程
首页 > 作文散文 > 散文 >

莫言:鱼市6100字

莫言:鱼市6100字

Array   凌晨,鱼香酒馆的老板娘凤珠推开临街的窗户,看着窗外的风景。夜里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积存着雨水和银光闪闪的鱼鳞;没积水的地方也是明晃晃的。雾在街上缓缓地滚动着,一阵浓一阵淡;一阵明一阵暗。这一段铺着青石的街道是高密东北乡著名的鱼市街,浓重的鱼腥味借着潮气大量挥发出来。南海的风和北海的风你吹来我吹去,南海的鱼和北海的鱼在这里汇集。街上的青石滋足了鱼的鼻涕,虾的汁液,蟹的涎水。

  太阳在雾里透了红。对面的几家铺子正在下门板。杂货铺老板于疤眼站在门口,朝街心使劲吐了一口痰。几个伙计从井里打上水来,哗啦啦地往街上泼。德生也下了门板,打水冲洗饭馆前的台阶。街两边对着泼,好像要把鱼腥气冲到对家一样。“德生,别冲了!”她大声说。德生朝窗户里笑笑,说:“姑,今日逢大集,买卖少不了,要不要请我妹妹来帮忙?”德生二十出头,在县党部当过厨子,现在是鱼香酒馆的掌勺大师傅。酒馆店面小,摆四张桌子、容十几个人。德生是她的血缘不远的侄子。她看到德生用腰间围裙擦着手,踏着鱼市街上的积水,匆匆地走去。他去叫他的妹妹德秀来帮厨。那是个很健康的姑娘,红扑扑的脸上总是沾着一些银灰色的鱼鳞。家住在镇东头,晒干鱼卖。只要来店里,总是很甜地叫姑。

  雾渐渐散去。太阳红红的,像个羞怯的女人。臊×!她听到有个嗓门沙哑的女人在很远的地方骂。高高的朱红色旗杆斗子从对面店铺深处的灰瓦屋顶中挺起来。那是刘举人家的大门口。民国了,那玩意儿还被刘家视为荣耀,一年好几遍上油漆。“刘家的旗杆婊子的×,一个年年漆,一个天天洗。”这镇上经常流传一些顺口溜,作者不明。保安队刘队长在鱼香饭馆发誓要查出这编造顺口溜的人。“只要让我查出来,”刘队长在桌子上猛拍了一巴掌,高声说,“割掉他的鸡巴喂狼狗!”他解开土黄色军装的扣子,露出腰间宽皮带上挂着的盒子枪。保安队有二十几个人,住在鱼市街西头的大庙里,任务是保卫地方治安。没见到他们干什么捉土匪的事,只看到他们逢集日早上跑操,口号喊得震天响。

  他们沿着青石街跑来了。十八个人,分成两排。刘队长跑在队伍外,嘴里叼着一个铁哨子,地吹着。哨音与队伍的步调不一致,乱七八糟。保安队员们都穿着土黄色制服,腰里扎着牛皮带。脸色都灰着,嘴唇都青着,目光都散着,打不起精神来。石板道坑洼里有水,他们跳跳蹦蹦地躲避着。路过窗口时,都斜过眼来,仿佛行注目礼。窗台变成检阅台。几十只脚都不避坑洼里的水,呱呱唧唧响。脚上都是黑胶鞋,庄户人穿不起。这些兵里,只有颜小九没来过。余下的没个好货。

  “都往前看!”刘队长歪着头说,“老板娘,好大的劲儿,拉歪了二十个弟兄的脖子。”

  “你的鳖脖子不也是歪过来了吗?”

  他嘻嘻笑着,把哨子塞到嘴里吹着,用双手的指头做了一个象征性的姿势,着,往前跑了。

  鱼虾开始上市了。贩鱼的人几乎都是红脸膛,粗脖颈,嗓音沙哑,手上沾着鱼鳞。他们各有各的固定地点,谁也不会侵犯别人的地盘。鱼贩子都是铁肩飞毛腿,每人一条又长又宽的槐木扁担,两只大鱼篓。到南海一百五十里,到北海一百六十里。不管去南海还是去北海,都是挑着两百斤鱼两天一个来回。南海的渔码头和北海的渔码头上,都有这些鱼贩子的相好。临着她的窗那块儿,是鱼贩子老耿父子的地盘。早来的鱼贩子都横了扁担,开了鱼篓,摆出样儿鱼,支起马扎子坐了,守着鱼抽烟。时辰还早,主顾还没上街呢。

  又过了一阵子,青石街上热闹起来。鱼贩子们大批拥来,鱼篓上的生皮扣子摩擦扁担发出悦耳的吱悠声。鱼贩子们相互之间的大声问讯,响了半条街。银灰的带鱼、蓝白的青鱼、暗红的黄鱼、紫灰的鲳鱼,粘粘糊糊的乌贼、披甲执锐的龙虾,摆满了街道两侧;浓烈生冷的鱼腥味儿混浊了街上的空气。“扁担六”来了。“王老五”来了。“大黑驴”来了。“程秀才”来了。“老法海”来了。“猴子猫”来了... ...街上晃动着许多她熟悉的面孔,独独缺少两张她最熟悉的面孔——老耿和他儿子小耿的面孔。窗前的青石板上空着两步距离,那里就是老耿小耿的摊位,往常他们父子总是最早站这里的。最早的变成最晚的。她感到心里空空荡荡,后来又有一丝不祥之感像小蛇一样在那空空荡荡里游动。难道在路上遭了匪?或是得了绞肠痧?散了操的保安队员们三三两两地闲逛回来,土黄色杂在黑色的鱼贩子中间,好像青鱼群里杂着几条黄花鱼。兵们都是馋嘴的猫,少了他们,鱼市街其实就没意思了。他们多数犯着烟瘾、酒瘾、赌瘾、娘们瘾,诸瘾之外还有鱼瘾。这十几个兵爷爷是青石街鱼市里寄生的蛔虫,有他们众人不舒服,没他们也许会更不舒服。兵们在“买”鱼,嘴里说是买,但只拣大个的鱼提着走,没有一个解腰包掏钱。大爷昨夜手气不好,输了,先记在账上吧,老板。老总您说笑呢,吃条鱼,该孝敬。兵们提着鱼,一个个眉开眼笑,轻车熟路地走了。没有一个兵到鱼香酒馆来,他们不够级别。在鱼香酒馆吃鱼喝酒的是刘队长。他是镇上手握着兵权,能指挥二十几条钢枪的人。据他自己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谁也不想去证明他说的是谎言。地方小,多几个有资历的人总是好事。

  刘队长提着一条红加吉鱼走进酒店。那条鱼有五六斤重,她早就瞅见了。红加吉是一等好鱼,从不成大群,难捕。肉是雪白的蒜瓣肉,不腥。吃完了肉,鱼架子能煮一锅好汤。这家伙今日竹杠敲得挺响,一下子就从鱼篓子底下把这条鱼拽出来,“猴子猫”心疼得直眨巴眼睛,哭丧的脸上挤笑纹:“刘队长,这条鱼是给于大爷留的。他老人家... ...”“屁,于大爷吃得难道老子就吃不得吗?你不说留给于大巴掌那老驴,我兴许还不要你的,你一说我偏要提走不可!”说着,手就摸到了腰间的盒子枪,拍着,涨红着脸,一副受了大侮辱的愤怒样子。“猴子猫”说:“我的亲爷,你尽管提着鱼走吧,别老去拍打那玩意儿,怪吓人的。”“知道害怕就好办,啥时你连它都不怕了,事情就有些麻烦了。”让“猴子猫”用马兰草穿了鱼鳃,提着,大包大揽地说,“让于大巴掌去找我就是!”“猴子猫”说:“不敢,不敢,爷您只管走就是。”

  “德生!”进店就大声吼叫,“这条红加吉拿去拾掇了,今日四月初八,阎王爷过生日,我与你那个浪姑姑喝个鸳鸯交杯酒!”

  德生还没回来。听着刘队长吼叫得太猖狂,她推开一扇通向店堂的小门,懒洋洋地离了窗口,踱过去。

  “掌柜的,心口痛又犯了?”刘队长皱着眉头说,“见了我,你永远是这副病西施模样,可是一见了老耿小耿,就脸发红光,像头母豹子,爷孝敬你的难道还不够吗?总有一天爷要搬掉这两块绊脚石,拔掉这两棵障眼草。”她咳嗽一声,说:“快闭了那张鸟嘴!老娘是你一个人包下的?”刘队长见店里没人,涎着脸凑上来,伸出沾着加吉鱼鳞的手,摸住了她的胸,说:“爷就是要学学那卖油郎,独占了你这花魁!”她冷冷地看着他,随意他那鳗鱼般粘稠的手指在自己胸脯上游走。一个幽灵般的男人,无声无息地从店堂的里间里飘出来,落在了刘队长的身后。他伸出两只抖抖颤颤的手,摸住了刘队长的脑袋,嘴里嘟哝着:“你是谁?让我摸摸看。”他的十指苍白,细长,宛若章鱼的生满吸盘的腕足。刘的头在他的手底缩小着,改变着颜色。那只游动在她胸间的手软绵绵地垂下去。他的手上似乎有一种法力,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罩子,把刘禁锢住了。刘筛糠般地哆嗦着,任由他抚摸。“刘队长。”瞎子的手停在刘的喉结上说,然后突然松了手,咳嗽着,摸到一张桌子边上,坐下,大声说:“德生,我要喝茶。”她也大声说:“你等着吧,德生家去叫德秀了。”他说:“你还心痛吗?”她说:“还痛。”他说:“你要学我的样子,喝浓浓的茶。你是鱼毒攻心,一辈子吃了多少鱼?”

  德生领着德秀来了。德秀身体壮硕,像条满腹籽儿的新鲜小青鱼。她大声叫着姑姑。瞎子叫德生,要茶。刘队长恢复活力,说:“瞎老大,你这阴魂八卦掌真是厉害,你摸我一次,我半年不能和女人行房。”

  德生提着一把大号南泥茶壶,放在暖套子里,搬到瞎子面前,说:“姑父,茶来了。”“好茶,好茶。德生,忙你的去吧,你姑父有这壶茶就行了。”瞎子贪婪地抽搐着鼻子,说,“不喝茶,在这鱼市街上就活不过五十岁。鱼毒攻心呐。”

  瞎子喝茶,全神贯注,进入忘我境界。她提起那条红加吉,看看,扔到盆里,说:“德生,这条鱼是刘队长的,他要怎么吃,由他吩咐吧。”

  刘队长瞅着德秀说:“我要你给我做。”德秀说:“行啊,刘队长吩咐的事,连黑三都不敢不做!”他怔了一怔,看看神态自若的德秀,鼻子抽抽,别别扭扭地咳嗽了几声。

  她捂着胸口,青着嘴唇,回到窗口。鱼市上的风景亲切地扑入眼帘。“程秀才”摆出了一篓鳗鱼。那些粘腻的东西在阳光下闪烁着,她感到恶心。她想起很早之前的一个早晨,一个男人用鳗鱼戳一个女人嘴巴的情景。她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也知道自己的脸已经苍白了;像死鲇鱼的肚皮一样的颜色。嘴唇一定紫红了;像青鱼的眼睛一样。窗前还空着,老耿父子还没出现。

  刘队长坐在她的背后,伸手摸索着她,说:“凤珠大妹子,你可真够狠心的,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那老耿,一个满身腥臭的鱼贩子,到底有什么好?火起来我砸了他的鱼篓子,折了他的扁担。”

  她不回头,忍受着他在身上的麻缠,说:“刘队长,凭着你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苦来缠我一个满身鱼腥的女人?我是个什么样子你也不是没经过,你放了我行不行?”

  刘队长说:“好一个贞女,要为老耿守节哩!你那窟窿里,鳗鱼进去过,青鱼也进去过,鲅鱼进去过,带鱼也进去过,假装什么正经。”

  她说:“诸般杂鱼都经过,才知道金枪鱼最贵重!”

  刘说:“你准备怎么着?撇下这店,扔了瞎子,跟老耿跑?”

  她说:“我凭什么要撇了这店?凭什么要扔了瞎子?我哪儿也不去,铺开热被窝等老耿来睡。”

  刘说:“好好好,倒让这臭老耿独占了花魁。”

  街上的鱼招引来无数的苍蝇,鱼贩子们挥动蒲扇轰赶着。一个左手端着破毡帽,右手拿着剃头刀子的叫化子出现在鱼市上。他对着鱼摊主人伸出毡帽,横眉竖眼地说:“拿钱!”鱼贩子一见他那样子,知道这种劈头士比绿头苍蝇还难缠,慌忙掏出一张沾满鱼腥的纸票,打发走了这位爷。“猴子猫”不知犯了哪门邪楞,尖着嗓子说:“这买卖还怎么做?半上午了,连片鱼鳞还没卖出去,已经赔进去两条红加吉,当兵的抢也罢了,你一个癞皮狗一样的东西也这么霸道,老子前辈子欠你们的吗?”劈头士把毡帽几乎杵到“猴子猫”鼻子尖上,大声说:“拿钱!”

  “猴子猫”说:“没钱,你走吧!”

  劈头士举起剃头刀子,说:“不拿钱,我劈头。”

  “猴子猫”说:“你就是把头割下来我也没钱。”

  旁边的人劝说:“老孙,给张小票打发他走,别耽误了生意。”

  “猴子猫”说:“这生意横竖是做不成了,要劈就让他劈吧!”

  劈头士呀呀地叫起来,嚷着:“这世道不公哇,逼得人活不下去了呀!”然后,举起剃刀,在额头上一拉,皮肉裂开,鲜血渗出,又伸出手掌,往脸上一抹,顿时面目狰狞,让人的头皮发麻。

  鱼市上的闲人们围上来看热闹,“小无赖”从人腿缝里偷“猴子猫”的鱼。

  刘队长提着盒子枪过去,用枪筒子戳着闲人们的腰,硬戳开一条道路。走到劈头士面前,用枪的准星顶着他的下巴,笑嘻嘻地说:“王阿狗,你什么时候练了这一手?这鱼市街是你吃巧食的地方吗?喜欢劈头?好嘛,劈,继续劈,那么一条小伤口就想讹人?劈,给我连劈四十八刀,我赏你两块大洋!”

  劈头士王阿狗扔掉刀子,跪在地上,说:“刘队长饶了我吧,我家里有八十岁的老娘,靠我要口饭养活... ...”

  “你娘早死了,还敢来蒙我!”刘队长骂着,掏出哨子,地吹响。几个在街上打秋风敲竹杠的兵跑过来。刘队长说:“把这个扰乱社会治安的家伙拉到后河崖上去毙了!”几个兵如狼似虎地扑上来,叉着劈头土,拖拖拉拉地走。劈头士双腿蹬着地,鬼叫着:“队长饶命!阿狗再也不敢了... ...”

  刘队长冷笑着看“猴子猫”。“猴子猫”脸冒冷汗,双腿打抖。

  “‘猴子猫’,吃你条加吉鱼,是我瞧得起你。你以为本队长买不起一条鱼吗?”说着拍拍腰间,“有得是光洋!你说,我欠你多少钱?用得着你骂大街?”

  “猴子猫”抡圆巴掌,啪啪地扇着自己的脸,骂着:“打,打,打死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刘队长骂骂咧咧地走到窗口,说:“好像我们是吃闲饭的一样!哼,有我们在,地痞流氓就不敢嚣张,没有我们,只怕一天太平日子也没得过。”

  “抖起威风来了!有本事把黑三的杆子灭了去!”她趴在窗口上说。

  “你以为我灭不了他是怎么着?”他说,“这种事儿,你们娘们家根本不懂!”

  她歪歪嘴,不去看他。这时德秀跑出店门来喊:“刘队长,您的鱼烧好了。俺哥让您趁热吃,凉了腥。”

  “老板娘,陪我一起吃?”

  “没那肚福。”

  刘队长讪讪地进了店堂。她的眼睛被光闪闪的鱼鳞耀花了。一条癞皮狗叼着一条大鲅鱼在青石街上跑,两边的鱼贩子一齐喊打,但没人起身。癞皮狗叼着鱼,大摇大摆地跑了。窗前空荡荡,更加空荡荡的是她的心。她问“王老五”:

  “老耿和小耿在路上出事了吗?”

  “王老五”说:“八成被北海下营镇上那个白狐狸精给迷住了。”

  她说:“死老五,我问你正经话哩。”

  “王老五”说:“我回你的也是正经话哩!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两种男人不能交,哪两种男人?兵痞子,鱼贩子。那白狐狸一身白花花的蒜瓣子肉,吃一次还想第二次,更妙的是下边,哈哈,寸草不生,一只白虎星... ...耿大哥是不是一条青龙?”

  旁边的小元插嘴道:“耿大哥是不是青龙只有老板娘知道。”

  她骂道:“小元,人家西院喂骡子,你东院伸出根鳖脖子!”

  小元嘻嘻地笑着,说:“仙姑,什么时候也让咱尝尝鲜,三十岁的人了,连女人的肚皮都没挨过。”

  她吐了小元一脸唾沫,骂道:“留着这些话回家去骗你娘吧!你们这些臊鱼贩子,哪一夜不在女人肚皮上旋磨!”

  小元道:“那么老耿呢?”

  她说:“你们这一群里,就出了老耿这么个老实人。”

  老五道:“老实人?老耿那家伙——哎,那不是小耿的驴吗?”

  她把大半个身子探出窗户,向东张望着。从太阳升起的方向,来了一匹披着万道光芒的小毛驴。在鱼贩子中,唯一不用扁担挑鱼而用毛驴驮鱼的,就是十四岁的精瘦少年小耿。往常的集日清早,老耿挑着两篓鱼,大扁担忽闪着,好像一只大鸟在飞翔;小耿赶着背驮两篓鱼的小毛驴,歪歪斜斜,跟着老耿,跑得风快。小驴蹄子弹着青石板,啪啪啪啪啪啪啪,一片声儿连着响... ...那些时候她心潮难平,像一个妻子盼来了丈夫和儿子。

  小毛驴无精打采地穿过鱼市,停在了她窗前的石板街上。驴垂着头,一动不动。鱼贩子们都把惊诧的目光投过来。

  她从窗口跃出来,揭开了毛驴肚腹两侧的驮篓盖子。

  她嚎叫一声,萎软在驴身旁。

  驮篓里没有鱼。左边驮篓里是老耿的头,右边驮篓里是小耿的头。


2016交警执法教育心得体会
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发现的问题与对策_[实习报告]
2016年全市机关党建工作会议讲话稿
如果一切都是宿命,那么,见或不见,念或者不念,都随缘吧
镇招商引资一年工作小结
物业管理中心工作计划
农村党员个人公开承诺书
考试过后300字作文
择善固执作文1000字
醉鬼老爸作文450字
坐在童年的旋转木马
我生我死
寻梦---致海子
审讯专家的绝招:尊重和信任
小学五年级作文450字:这是什么树?
2015年春季期开学第三周工作总结
住宅区物业管理合同范本
我的村庄我的家
云斋书话:买《续小五义》记
残歌半曲,谁愿倾听
狗狗咬一咬
沉醉是梦想流逝的风景线
青灰的雨
情感压抑的伤感句子
心在微笑,便是春天
初三写祖国的作文范文
妈妈,我要跟老师学写作文900字
18丑小鸭(转载)
九个笑话,九个人生哲理
夜下忆往事
留下这个冬天的思念...
看花灯的作文600字
从残缺中寻找价值
感恩·简单作文1400字
梦里·樱花逝
最幸福的人
续写《狐假虎威》(一)
作文守护梦想
我的同桌冤家
装修业务员岗位职责

自己老是胡思乱想干嘛 微凉记忆 老鹰捉小鸡 肖家豪 有爱真好450字作文 青春倒计时 魔幻果之谜2作文600字 获奖通报格式 动听的歌 因为慈悲 珍惜拥有的,追求未得的理想! 读《学习、做事讲效率》有感作文300字 青青的果子涩涩的爱 读《永远的女孩》有感 我想对樊老师说作文150字 关于朋友的留言 最想念的季节作文3000字 雨伞断想 名著读后感300字 同桌的她500字 小学五年级作文500字:名人的滋味 高二数学《正、余弦函数的图像和性质的应用》教案 《海盗经济学》读后感 《蜘蛛织网》教案4(会员上传) 我只是个小丑,唱着沉默的独白! TheProblemofFood-食品问题 2014年个人工作总结范文_工作总结范文 心有明灯(议论文)作文900字 老师的微笑150字作文 小学2010年第一学期教育教学工作总结 触摸夜的肌肤(白水先生) 我的小弟 《短文两篇·行道树·第一次真好》教学设计 春天,就在我们身边 你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鞋带与爱情 我找到了快乐的钥匙作文500字 县地方税务局2016年工作总结范文 护理学本科毕业论文 驻区民警2011年述职述廉报告 我的“生蛋节”情结 读《一座默默无闻的高峰》有感300字 卖茶水 好烦…… 给姐妹的祝福语 陆晓微正传 妈妈,你看到了吗作文650字 中国的传统新年祝福语 守望红尘,相濡以沫 探究战胜苦的关键因素作文800字 春日五首其一秦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phpstudy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01389号